我的位置:首页 > 党委退休工作办公室 > 夕阳风采

追思李桂芝老师

上传时间:2015-12-25   作者:关坤英

作者:关坤英

  李桂芝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。早就想为她写点什么,诸事缠身,拖至今日。
  2013年冬,听说她的病情加重,多次要打电话问候,但是又怕勾起她不愿谈的话题,打搅她平静的生活,但心中还总是惦念着。直到2014年的新年联欢我未能见到老大姐的身影,我的心中增添了几分不安。后来得知她生病了,由此更加放心不下,但也总是期待她的病情好转,听到她呼唤我的声音。
  这年春节后的一天,突然接到杜惠平老师的来电,告诉我:李老师走了。猛然一惊,无法承受,我的热切期待难道就这样彻底结束了?很长时间,我的心中弥漫着难以承受的痛楚与愧疚。是我的过分的顾虑,错过了难得的一面,没能听到她对我最后的倾心低诉,我没能送她最后一程。这是我交友生涯的一大缺憾,我必须为她说点什么,写点什么。我知道她从来也没有奢望过“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”,但我认为,她在我们北青院的历史上是应该写上一笔,载入功名史册的。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也是慰藉亡灵弥补我的缺憾的最好方式。
  李桂芝老师是我们北青院的一名功臣。她是上世纪80年代调入我院的第一个具有高级职称的教师。主管教育部门批准建立一所高等学校是需要具备一定条件的,而师资队伍中一定要有一定比例的教授副教授就是条件之一。她毅然从北师大调入我院,此举本身就为我院增添了一块基石。她常跟我说,她来青院,不想谋官,就是想“踏踏实实的做点事”。当时院领导问她“要不要安排职位”,她说:“不要,我就是来当老师的”。他虽然没担任系领导,但在青教系的作用是有目共睹。当年初建的青教系,我觉得有两位老师功不可没:一位是李老师,另一位就是首任系主任、英年早逝的葛铁林同志,前者教育理论功底深厚,后者青年工作实践经验丰富,二人珠联璧合,配合默契。据我所知,青年教育,是我国上世纪80年代开创的从属于教育专业领域的一门新的分支学科。在此之前,我们国家的高等师范教育专业,其分支学科有普通学校教育,幼儿教育及特殊教育,但还没有专门设立过“青年教育”。那么初创的这一分支学科,它的研究对象,学科内容,它与其他分支学科关系等等;也就是它的基本理论框架都必须平地而起,一节一章,从无到有。学术研究,教材编写就是一大工程。应该承认,那时的李老师是我院这方面的专家。此外,新建的青年教育系,学年学期的课程设置,课程课时安排等一系列问题都是开创性的课题。在这些方面,系主任葛老师非常尊重李老师,真正做到了“每及问”,而李老师也总是不遗余力,鼎力协助,一样一样地帮助筹划设计。青教系是我院的“招牌系”,李葛二位老师与一伙年轻人务实而合作,就这样把一个初创的系办得生机勃勃,很快在北京的教育系统有了相当的影响力。
  李老师特别具有教育家的风范。她执著于自己的信念、事业和道德情操,始终不渝,从不受任何干扰;可以说,她的信念、事业心与固守的道德底线与她的生命共存。她是名副其实的实干家。虽然年龄最大,但工作担子从不比年轻人轻。她始终坚守教学第一线,退休后仍接受教学聘请,坚持进课堂。她笔耕不缀,接受部级的、市级的及其他方面的研究课题,完成了大量论文论著。而合著署名时她总是提携年轻人,她还尽可能的为年轻人联系校外的学术交流等。她默默的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好事,但她从不声张,而且多次拒收报酬。
  李老师和我同住北师大,但我们并不相识,直到我俩先后调入我院后,1988年底在参加学院论文评审会上认识了李桂芝老师,我们的“缘分”就是从“以文会友”的“文缘”开始的。
  这以后我们或相伴而行,或促膝谈心,来来往往友情日笃,真情实感,无拘无束。在我们的友情交流中打开心结,获取慰藉。从我俩的多次工作交流,我才深刻了解李老师,她为人诚实,工作求真,从不弄虚作假;所以她厌弃论文东抄西袭,投机取巧。她从不吝惜劳动,所以她鄙弃不做事、图虚名、坐享其成。李老师是一个真诚的人、正直的人,是一个 实心实意为我国的教育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的好老师。这样的好人走了,我们将永远的怀念她!

 

上一篇:我院退休干部王殿卿教授荣获“北京市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
下一篇:同庆十九大 喜迎党代会 ——2017欢度重阳节文艺演出
Copyright  2004  澳门新葡京-诚信第一品牌! 版权所有 管理员 Email:xxb@biypc.edu.cn 北京市朝阳区花家地街9号  邮编:100102 文保网安备案号:1101050017